標題

法律草擬科組織圖

香港中環下亞厘畢道18號律政中心東座3-4樓
查詢﹕3918 4601
傳真﹕3918 4613

列印圖表

律政司 - 法律草擬科組織圖 副法律草擬專員 II - 葉鳳瓊女士 (3918 4668)分科二 法律草擬專員 - 莊綺珊女士 (3918 4688) 署理副法律草擬專員 III - 彭士印(3918 4672) 副法律草擬專員 I - 毛錫強 (3918 4618) 分科一 分科三 副法律草擬專員 II - 葉鳳瓊女士 (3918 4668)

重要的公共政策大多通過立法而予以推行。立法議程表編排緊密,應付這項繁重的工作需要,是法律草擬科的責任。法律草擬科負責草擬所有由政府提出的條例和附屬法例(例如規則和規例),並審閱所有由非政府團體提交的非政府條例草案和附屬法例,確保格式和文體符合現行的法律草擬指引。該科亦負責確保香港法例的印行本反映現行法例的情況。


立法

凡政府提出新立法建議,負責草擬的律師都須與提出建議的決策局聯絡,詳細了解立法建議的背景和目的。負責草擬的律師必須細心分析草擬委託書,確保該項建議理念穩妥,合乎法理。“草擬委託書”是主事的政府決策局為負責草擬的律師擬備的文件,臚列立法建議的背景和決策局希望新法例能夠達至的目的,並註明為達至這目的而須修訂的現行法律條文。

所建議的法例擬備後,負責草擬的律師會協助當局完成所需的立法程序。政府條例草案及須由行政長官訂立的附屬法例,必須提交行政會議審議,負責草擬的律師會出席行政會議,解答草擬方面或屬一般性質的法律問題。

條例草案提交立法會後,立法會通常會委出一個法案委員會,由對有關政策範圍或條例草案主題有興趣的立法會議員所組成,審議這項條例草案。負責草擬的律師須出席法案委員會會議,解答草擬方面或屬一般性質的法律問題。(如條例草案的英文本和中文本分別由兩名不同的律師草擬,該兩名律師都會出席法案委員會會議。)負責草擬的律師亦須草擬所有由政府提出或同意的委員會審議階段修正案。各項修訂建議經由立法會全體議員以全體委員會名義審議和作出決定之後,條例草案會提交立法會會議三讀表決。同樣地,凡附屬法例提交立法會省覽後轉交小組委員會審議,負責草擬的律師也出席小組委員會會議,解答問題並按政府所需草擬有關修訂。

除了為政府的政策草擬法例外,法律草擬科亦負責有關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性法律(即《基本法》附件三所列的法律)在香港實施所需的草擬工作,包括法律的英譯工作。

香港法例以中、英文擬備。兩種文本同屬真確本,負責草擬的律師必須力求中、英文文本涵義相同,正確反映政策的原意。


法例編訂和出版

「電子版香港法例」

以電子版本方式發布的經編訂香港法例,可於互聯網上的「電子版香港法例」免費取覽(網址為www.elegislation.gov.hk)。根據《法例發布條例》(614章)第5條,在「電子版香港法例」發布的經核證文本,具有法律地位。我們正按部就班,核證法例資料,目標是於「電子版香港法例」提供所有現行法例的經核證文本。如在「電子版香港法例」發布的法例尚未經核證,用戶應參閱香港法例活頁版及憲報以取得該法例的官方版本。
就經核證的法例文本而言,用戶可在「電子版香港法例」下載區內“經核證文本[具法律地位]”的部分,下載便攜式文件格式(PDF)檔案(封面標明“經核證文本”)。在法例的經核證文本納入「電子版香港法例」前,用戶仍可循電子方式,在「電子版香港法例」參閱該法例,以作參考。
除了提供香港的現行法例外,「電子版香港法例」亦方便公眾翻查法例過去版本(電子版本),最早追溯至1997年6月30日。如某條文已修訂或廢除(而有關修訂或廢除已生效),但有關更改尚未納入「電子版香港法例」的文本內,該條文標題的旁邊會有一個鉛筆記號,提醒用戶留意此事。「電子版香港法例」內的法例文本,一般會在修訂或廢除生效後三星期內更新。

香港法例活頁版

香港法例活頁版正逐步引退。在過渡期間,我們將繼續以出版新活頁的方式,更新「電子版香港法例」內仍未經核證的法例。當某項法例經核證和在「電子版香港法例」發布後,該項法例在活頁版的活頁將不會再更新,並由紫色核對表取而代之,從此以後,用戶須查閱「電子版香港法例」,以了解該項法例的後續更新事宜。

法例的新貌

法律草擬科相信,良好的文件設計有助更清晰的傳達,故此在2011年,對香港法例的格式和版面作出了多項改變,包括在文本的主體部分,採用較大的字體,增闊段與段之間的行距,以及對用以修訂現有法例的條文,在結構和用詞上作出改動。這些改變,令讀者可更容易找到相關條文的位置,以及識別其相互關係。新的設計比較悅目,版面外觀較具現代感,令香港法例更方便易用和更具吸引力。在2011年後制定的法例,均採用了新設計。同時,我們亦逐步更新原有的香港法例的格式,以換上新貌。


法律草擬律師:充滿挑戰的工作

法律草擬律師較以往更早就立法建議着手工作,在決策局還在設計立法建議的初步階段已開始參與。全球日趨一體化,國際間的競爭越趨劇烈,科技突飛猛進等情況,使政府必須對不斷轉變的環境迅速作出回應。為了應付草擬法例時間縮短的情況,一項立法建議即使仍未有定案,負責草擬的律師也會把握機會對建議背後的政策理念作研究和了解,並從草擬法例的角度,提出關注事項。

此外,由於立法事項的審議過程越趨漫長,負責草擬的律師需要用更多時間在條例草案成為法例的立法過程中提供協助。法律草擬律師須經常與決策局和律政司其他科別緊密合作,擬備文件以解答立法會議員所提出的問題,或擔任負責提議條例草案的政府團隊成員,出席為行政會議成員或立法會議員舉行的簡介會。法律草擬律師亦不時向法案委員會提交文件,解釋法案委員會特別感興趣的一些草擬問題。

為了更全面反映法律草擬律師的工作,除沿用多年的衡量服務表現指標(即以刊登憲報的法例頁數計算草擬的法例數量)之外,法律草擬科在2004年開始加入新的衡量服務表現指標,以衡量該科律師在立法建議的設計階段及在立法過程中的工作量。採用不同指標編製的統計數字(見網頁有關"主要數字及統計資料"部分),反映該科負責的法律草擬工作所涉及的不同範疇。


演變中的法律草擬文體及實務指引

法律草擬科一直負起以淺白語文草擬法律,使法例更易查閱的使命。該科在2008年成立法律草擬技巧及法例文體委員會,負責定期審視該科的法律草擬文體及實務指引,務求令法例的中英文本更易理解和質素更佳。性別中立的用語、條文範本、字詞和語句的運用、法例條文的編號,以及其他有關法律草擬文體及實務指引的問題,均屬委員會成員討論的課題。在進行諮詢後,委員會的決定便成為法律草擬律師的指引和規則的根據,該科所採用的法律草擬文體及實務指引因此作出了多項改變。

較為重要的改變例子如下:首先,在法例英文本使用“must”而非“shall”以施加義務;而施加禁止則使用“must not”而非“shall not”或“no person shall”。選用“must”是因為在日常語言中,“shall”一般理解為用於表達未來的陳述;而“must”則在日常用法中亦是被理解為表明義務的意思。一些普通法司法管轄區(如澳洲、新西蘭)已改用“must”。英國亦已漸多使用該詞。其次,法律草擬科現已採納性別中立的法律草擬政策。第三,我們會盡量避免使用古舊的用語(如“hereby”),並代以現代的用語或淺白的詞句(例如在法例英文本中使用“despite”而不用“notwithstanding”)。

法例中文本方面,該科盡量避免使用長句,而為達到此目的,會在句子結構方面容許更大彈性,使中文條文更易理解。


法律草擬律師的專業發展

海外培訓

在2011年,法律草擬科兩名政府律師參加了由倫敦大學法律深造學院舉辦的法律草擬課程。這項課程為期四周,以有系統的方式教授法律草擬的理論和實務,並討論法律專業內這個專門範疇的最新趨勢。

律師交換計劃

根據一項相互的交換安排,澳洲政府國會律師辦公室的一名助理國會律師和法律草擬科的一名政府律師,在2011年1月至4月期間借調到對方的司法管轄區接受實習訓練。該名年輕的澳洲法律草擬律師在法律草擬科實習時,為科內的律師舉行簡介會,介紹其澳洲辦公室的人事管理、工作方法和程序,分享有關的知識和經驗。我們派往澳洲實習的律師亦向澳洲的律師介紹香港的立法程序。

知識分享

法律草擬科自2011年1月起,每月安排科內的律師舉行會議,報告該科工作的最新進展。在會議上,科內各名律師會扼要講述他們正進行的工作,並提出特別的問題或值得關注的事項,請與會者留意。這些會議讓科內的律師有機會定期交流經驗和意見。

內部工作坊及研討會

法律草擬科定期舉辦內部講座及工作坊,讓科內人員分享關乎法律草擬技巧的知識。自2011年1月以來,法律草擬科為科內律師舉辦了11次內部講座及工作坊,主題廣泛,包括以中文草擬法律、法例釋義、人權、國際法、罪行條文的草擬和法律改革委員會建議的實施情況。

返回頁首